蜜柑财经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区块链

[新闻资讯]热钱加速涌入中国热钱狙击战刚刚开始

时间:2022-12-06 来源网站:蜜柑财经网

热钱加速涌入中国热钱狙击战刚刚开始

热钱加速涌入中国热钱狙击战刚刚开始 更新时间:2010-11-18 8:34:46 美国推行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,更进一步导致了游资向新兴经济体涌入,热钱危机一触即发。  为围堵热钱,楼市已出新政,限制境外机构在境内购房。但其他实体经济还苦于无从应对热钱的冲击。  央行行长周小川提出的“池子”理论打响了热钱狙击战的前战。专家认为,应对汇率摩擦、外贸争端及与此相关的热钱监管应该有一个长期准备,真正的恶战还在后面  近日,针对目前大量热钱流入楼市的情势,有消息称住建部与国家外汇管理局近日印发《关于进一步规范境外机构和个人购房的通知》,规定境外个人只能在境内购买一套用于自住的住房,从源头卡住热钱进入内地的利益诉求。  棉企老板巩迪亮也在翘首盼望产业新规的出台。进入11月中旬,巩迪亮所在的棉企正面临即将停产的命运。自8月至今,短短三个月,棉花期货价格累计上涨了70%,同时,棉籽的价格也被炒起来。作为老板,巩迪亮实在承受不住这种成本上升过快带来的压力。  事实上,热钱流入市场带来的冲击早有预兆。此前,由于热钱大规模投机于大蒜、绿豆、生姜等产业,这些农产品价格已接连出现暴涨现象,“蒜你狠”、“豆你玩”、“姜你军”等戏称不断冒出。如今,茶叶、邮票、钻石、红木家具、进口洋酒等也日益火爆。  热钱加速涌入中国  愈加感到压力的是中小企业的发展前景和老百姓的餐桌。巩迪亮对《法治周末》记者说,据他了解,不止他一家棉企有压力,其他棉企也如此,他更加担心整个产业的发展会受到前所未有的伤害。而作为消费者,菜肴价格的大变脸也让他很无奈。  “我知道一直有热钱,一直有很多投机者,但近来这种情况好像更加严重了。”巩迪亮毕竟不谙经济理论,在接受采访时,他说自己正在研究央行行长周小川11月5日发表的“筑池子圈热钱”论,这一言论使他感觉到国外热钱正涌入中国,需要审慎应对。  一个严酷的事实是,尚未从金融危机寒冬中缓过来的新兴经济体再次雪上加霜。  11月3日,美联储决定推出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,承诺在明年中期前进一步购买6000亿美元的长期国债。  此举一出即受到谴责。业界对此一致的评述是,美元开闸将殃及新兴经济体如中国,因为这将直接导致热钱大量流入这些国家。“美国增发的国债会产生新的流动性,套利的热钱将通过各大金融机构及其海外市场流向新兴经济体国家,在这些国家催生出大量的资产泡沫,危及这些国家的经济安全。”中国国际商学院金融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刘莉欣告诉《法治周末》记者。  面对这一情势,新兴经济体国家若要抵御压力,必然要采取加息的货币政策。信息显示,近日,韩元、新元、泰铢、马来西亚林吉特等亚洲货币上涨,兑美元的价格纷纷触及数周、数年乃至历史高点。  “而一旦加息就会再次吸引大量国际游资涌入。”国泰君安经济分析师周彦明说。据他观察,中美之间的利差、人民币升值,都会令进入中国境内的热钱获利。比如,热钱在股市的推波助澜与人民币价值的变化几乎同步而起。8月底,人民币加速升值,10月19日,央行宣布加息,升值、加息两个动向,使得热钱流入套利的冲动增大。  “热钱先进入中国换成人民币,然后就趴在那里享受人民币升值、加息带来的可观利润,轻而易举就赚得盆满钵满。”周彦明向《法治周末》记者解释。  据了解,目前约有6500亿元港币的热钱正囤积香港并伺机进入内地。周彦明发现,此前的游资多来自港澳台的储蓄资金或投机资金,但现在越来越多的热钱来自欧美、日本等各方投机者,“他们的钱很多,一直在伺机寻找中国金融体系的不平衡点,利用杠杆投资而获利”。  “热钱正在加速流入。”周彦明作出如此总结。  新热钱流向了哪里  事实上,巩迪亮的棉企等实体经济领域并非当前热钱追逐的唯一对象。  多年来,刘莉欣一直对于股市中热钱流入的数据、热钱引发的股市起落及带来的恶果保持着密切关注。“8月份,热钱流入还不明显,之后,成交量突然明显放大。”刘莉欣解释,特别是进入10月以来,上证指数高涨12%,11月以后,沪深市日成交连超2000亿以上,甚至超过3000亿,“与此前日成交百亿形成强烈对比,这样的增速屡创历史新高”。  来自全球基金追踪和研究机构EPFRGlobal的数据显示,从10月1日至6日一周内,亚洲各新兴市场的股票基金新增60亿美元的流入量,创下近33个月的历史新高;从10月16日至21日一周内,又有58亿美元涌入。  不过,虚拟市场上受到青睐的似乎不止股票基金。近日,“华尔街金钱豹”、对冲基金的重要象征性人物索罗斯重兵驻扎香港,引发了各界对人民币业务的关注。  此前,无论中国内地的A股还是香港H股,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,索罗斯旗下基金均有涉猎,投资行业遍布金融、地产、航空及医药等,不过,索罗斯从未在香港开设过办公室。  业内人士推测,索罗斯此次特意在香港开设办公室,因为其看重了香港的人民币离岸中心地位。“这一次,他的目的是人民币业务,而不仅是投资股票等资产。假如只是买卖股票,他只需要像之前那样,通过经纪人就可以完成,不需亲自大驾香港。”  周彦明分析,在宽松的欧美货币政策下,索罗斯们可通过很低的利率贷到“廉价”的美元,他们就是看重了香港的人民币离岸中心地位,先将这些美元在香港换成人民币后,再将无本金交割远期人民币合约价格推高,从而获取丰厚回报。  一个令人担忧的事实是,眼下高盛集团等越来越多的欧美金融机构已陆续开始登陆香港、锁定中国新兴市场。而据香港金管局发言人透露,今年80亿元人民币兑换限额到9月底时仍然剩余一半,但10月份尚未结束,另一半额度就被用尽了。  除了看得见的热钱,看不见的热钱还在继续涌动。有迹象表明,地下钱庄也许正吸纳着越来越多的热钱。巩迪亮向记者透露,近日有地下钱庄的朋友扬言自己有大把的资金可借他。  对热钱开战的信号  虽然国家外汇局并不正面提起热钱情势,但相继出台的针对防范通过贸易途径输入热钱的文件,已暗示着中国即将展开对热钱的“暗战”。  周小川的“筑池子圈热钱”论也无疑表明了高层的态度:在人民币升值的大背景下,热钱的涌入是难以避免的,而针对入境热钱,我国可采取总量对冲的措施。就是说给热钱建一个大池子,将流入的短期投机性资金放进“池子”里,让其在这个大池子里拼打厮杀,而不任之泛滥到整个中国的实体经济中去,等它撤退时,再将其从“池子”里放出。  “也就是用货币政策等手段吸收对冲。通过设置一种资产流动性限制,保护实体经济,从而减少国际流动性对中国国内经济的影响。”刘莉欣举例,国家可把热钱圈在股市中,将股票、期货作为吸收对冲短期投机性资金的工具中。  然而,这个“池子”是否足够牢固、热钱是否会乖乖地待在“池子”里,也受到各方质疑。“这种理论面临两个困境:首先,热钱进入‘池子’会造成股市价格虚高,泡沫化加剧,导致资本市场高风险运行;其次,大量的热钱不一定会按我们的预期进入股市,热钱之所以涌入,就显示出其难控制的本性。”池子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拒虎狼于门外,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刘少军认为很难进行准确的估计。  在一片恐慌中,也有专家指出,热钱未必就是洪水猛兽,可以因势利导,制度规范之。“可行的方法是对外汇市场进行干预,即在合理范围内疏导外汇市场,以避免人民币过快升值。”周彦明建议,“必要时,高层甚至可以即刻停止人民币的升值。”  而业内日渐凸显的一个声音是学习欧盟的经验,开征金融交易税,“在加强资本项目管理的同时,我们也可以开征这种税种,对用于贷款和融资活动的外资征收金融交易税”。中国政法大学欧盟法研究中心主任许浩明提议。他告诉《法治周末》记者,在当下,各国还应在一个宏观层面上增强一种意识,就是共同抵制美国开闸大放美元,于此同时,各国最好审慎加息,可以采用数量手段对冲流动性,以避免本国货币过快升值。  “应对汇率摩擦、外贸争端及与此息息相关的热钱监管应该有一个长期准备。我们的狙击战才刚刚开始。”许浩明说。

装修的硬装与软装是什么意思

装修什么日子好

装饰公司介绍